张梦瑾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之一) 蛮荒之地兴起的村庄——朱山庄(科道屯历史-鸿儒文苑
遵化市刘备寨乡科道屯村历史
作者:王景林
自盘古开天地,有了传说中三皇五帝至今,上下五千年炎、黄子孙在中华民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勤劳耕耘,繁衍生息,孕育了无数风云人物,创造了中华辉煌灿烂的民族文化。悠久的历史长河中缘分一道桥,我的家乡—科道屯的历史也是源远流长,它就像浩瀚大海里的一滴水,成了伟大祖国躯体里的一个微小细胞。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将家乡科道屯的历史书写出来,不仅是家乡前辈的遗愿,也是如今仍生于斯、长于斯的居民们梦寐以求的愿望。为此,谨以此篇献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献给家乡继往开来的后人们。

一、蛮荒之地上兴起的姓氏村庄——朱家庄
话说平民皇帝朱元璋在文臣武将的辅助下,经过浴血奋战马吟吟,最终建立了大明朝。朱元璋称帝后,为了稳定统治地位,便开始排除异己。他的儿子朱隶以武力颠覆了侄子朱允炆的皇帝位,慕承和坐上了皇帝的宝座,史称明成祖。明成祖即位后便把都城迁到了自己的封地河北——北京,他唯恐朱氏皇族危害自己的统治地位,开始把众多的朱氏家族成员贬官流放。
这样的背景下,一朱姓流放官员带领一家老小行至今京城东南的蛮荒地带,眼见燕山巍峨,祥云缭绕,觉得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便将一家老小、亲属随人300余口安顿于现在科道屯村大黑峪的山脚下了。

(朱家庄原址)
大黑峪虽然草木丛生,野兽横行,山脚下却是一片宽敞的平地,东靠玉皇顶,西邻清水河。玉皇顶上,青松翠柏,祥云缭绕。每年的初春与深秋,徐司白清水河细流脉脉,清澈见底,温柔如处子;到了盛夏,就会山泉涌入,水深流急,是庄稼灌溉的充足水源。水里鱼虾欢跳,岸边芳草芬芳。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开荒造田,这里便成了他们安庄立户的首选。故此,就有了以姓氏为名的朱家庄。

(朱家庄北黎河新景)
建庄之初,只有五十几户人家,三百人左右。在朱姓掌门人的带领下,男女老少,开始了开荒造田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在山上栽种各类果树(文革前,大黑峪的山上曾有几棵香白杏、大白杏、黑桑树,根深叶茂,历史久远)山下种植谷物、蔬菜等。几年过后,村庄就兴旺起来,不仅养殖了鸡、鸭、牛、马,建立了木匠铺、铁匠铺、私塾等公用设施,还打造了各种工具岑凯伦,如水磨、石磨、石碾、石臼等。
就在朱家庄的居民们安居乐业的时候,一些外乡逃难人也开始断断续续地落脚此地。村庄不断壮大,人口高峰期达到了两千人。现在仍居住这里的亢姓、高姓、卢姓、陈姓人口,都是当时朱家庄人的后代。
二、“洪水毁村”的灾难与“二郎坡”“狼吃猪”的传说
正当朱家庄居民过着男耕女织的平凡生活之时,一场灾难突然来袭,将朱家庄人辛勤耕耘出的肥沃土地毁于一旦。 为了解释这场灾难的真实性,当地还留下一个“二郎坡”“狼吃猪”的传说。
这个传说与寓言故事《愚公移山》有关,话说愚公不畏艰难,坚持不懈,挖山不止犬虫净,最终感动天帝而将山挪走的故事:愚公家门前有两座大山挡着路,每次出行都很不方便,要绕一个大圈子才能到达,他决心把山平掉。有一个“聪明”的智叟笑他太傻,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愚公对智叟说:“我死了有儿子,儿子死了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无穷无尽的,而山又不会再增高何再贵,又何必担心挖不平呢?”于是,愚公带着儿孙们开始了挖山的生活。
愚公移山的行为感动天帝,天帝命二郎神搬走两座山。二郎神接到命令,身体一晃,顶天立地,双臂举起大铁扁担,把脚下的地面踩下几十丈勿忘我安妮,两胯间便形成了一座丘陵孽欲杀人夜,,这就是传说中给朱家庄人带来灾难的“二郎坡”。二郎两边担起那两座山就走小兵很忙,当他走到遵化境内的时候,二郎神觉得腿累的发酸,鞋也有些硌脚,他心想先在这里歇会再走不迟比佐野沙罗。二郎神放下扁担时,两脚一叫力,把脚下的地面踩下几十丈,两胯间便形成了一座丘陵,,这就是传说中给朱家庄人带来灾难的“二郎坡”,二郎坐下歇息,脱鞋一看,鞋科勒里面灌了半下子沙土,于是他磕嗒磕嗒鞋,倒出沙土,倒形成了两座小山丘,一座位于黎河南岸,一座伫立黎河东岸,相距大约一华里。明朝万历年间,玉皇庙里的张道士分别为两个山丘命名为“黄坡”“黑豆坡”。二郎神一不小心把鞋子里面的宝贝也随鞋土压在了小山下,那句歌谣“黄豆坡、黑豆破都市神皇,金银财宝十八锅,不在黄坡在黑坡”就是这样的来的。

(现今的土坡农场 图片来自陈树举老师美篇)
朱家庄与“二郎坡”隔“清水河”遥遥相望。当时,朱家庄附近仍到处是荒坟野冢,野狼出没频繁,孩子、老人被狼掉走吃掉的事也时有发生硬汉学校。“狼”与“猪”犯下的地名,变成了当地居民的心头大患。
果不其然,大约在康熙年间以力成圣,一连几天的大雨倾盆,“二郎坡”上的山洪凶猛而下,瞬间,朱家庄成了一片汪洋。房子、良田、被毁不说,牲畜、老人、孩子也被洪水卷走了不少。好不容易建起的美丽家园瞬间被毁于一旦。朱姓庄主更加迷信那个“狼”吃“猪”的谶语了,励志迁村。他遍访附近的山与村庄,最后决定将朱姓家人全部迁至遵化城南,黎河北岸,康山东侧,朱山脚下何建行,取名“朱山庄”,“猪”有“糠”可吃,便可以安享清闲地生活了。

朱姓家人的迁居,并没有让在这里定居的亢姓、高姓、卢姓、陈姓等居民动摇在这里居住的决心,他们在废墟上重整家园,依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为了避嫌,他们不再沿用“朱家庄”,从此,“朱家庄”成了远近闻名的“无名村”,直到“克稻”将军的到来临湘政府网。
(待 续)

作者简介:王景林,退休校长,现兼任刘备寨乡老干部支部支部书记决战天门。爱好唱歌、跳舞、写作,自编自导的农村题材节目,曾经上过中央电视台农民频道。

上一篇: 天字医号下载 下一篇: 天子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