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梦瑾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之 美人归(十一) 【梦长安】灯火阑珊-一盏闲情
喜欢一盏闲情,点击上面蓝色字体关注

作者 | 素行 (唤渡)
“公主,这新厨子都是按您的口味做的菜,昨天看您就多吃了些。”点墨一边布菜一边说。
我点点头:“看着就有胃口。”
锦纹抱着小白猫外自边进来,笑着说:“还求公主赏这个可怜的东西点吃食,您瞧它饿的脑袋都耷拉下来了喇嘛钦。”
我让点墨将各类肉食都夹了点喂猫,繁缕叹了口气:“我倒是想做一只猫了,能得到公主这般照佛。”
点墨笑笑:“就你会说话哄公主开心如意淘插件,以前还觉得你是个闷葫芦呢!”
繁缕撒娇道:“还不是各位姐姐带的好。公主,快用饭罢,一会儿菜都凉了。”
我拿起筷子夹菜,佩兰端了一碗汤药进来:“公主,您喝了这碗药再吃饭罢。这可是宫里来的御医开的方子,专给您补气血的,还特特叮嘱要空腹服下,婢子熬了一上午呢。”
我放下筷子接过碗吹了吹慢慢喝下。
只听得一个小丫鬟“啊——”一声惊呼。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没看到公主在用饭?越发没规矩了。”佩兰责到。
“猫......猫......猫死了.....”那小丫鬟跪在地上结巴着说。
我手腕一转,碗掉到地上“哗啦”一声打碎,起身抚着胸马恺文,惊恐的说:“快......快请四殿下来,有人要下毒害我。”所有人都惊恐的跪了下来。
不时,四哥哥与韩恪赶了过来,我抓住郗宥安的袖子哭成个泪人:“四哥哥,有人要害我,幸好韩小将军送了只猫给我解闷,要不然,你们只得将我的尸首运回西凌了。”
郗宥安气的脸色铁青:“妹妹莫哭,我找清源王去。”
韩恪提着猫过来説:“四殿下,公主,这猫没死,只是昏睡了过去。”我暗给佩兰使了个眼色,她端着猫盘里剩下的饭菜出去了。
“去把厨房里的人都看管起来,所有人没我的命令都不许出府,包括清源王的人决战冰河,桌子上的饭菜都别动,马上去请几位御医过来戟霸异世。”韩恪沉着脸吩咐道。
郗宥安点点头:“还劳将军看顾好公主,我这便去清源王府御贽。”说完便出去了。
我吩咐繁缕和点墨将刚才在室内伺候的人都带到偏房看管好,只留了锦纹陪着我。韩恪用他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看看我,又看看那只猫,低声说:“幸好公主想的周到。”
我叹了口气:“总不能被人白白害了去。厨房那边可提前安排妥当?”
他点点头“公主放心,连只苍蝇都没飞出去。”顿了顿迟疑道:“公主怎么不告知四殿下?”
我苦笑了一下:“小将军也知道我在西凌的情况,我这几年在山上,也没人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性格,若是让......知道了,怕是以后还会生出别的事情,还请小将军回去能为我......”
他打断我的话:“臣只知道公主被害险些中毒。”
我起身施了一礼:“谢小将军愿意帮我。”
他慌忙虚扶了一把:“不敢受公主礼。”
少刻,佩兰进来,施了一礼说道:“公主,六少爷说饭中下的药,名曰七日欢。这种药类似于烈酒,只要连着吃七日,药效便会发作。”
“七日?那不是我与萧钦大婚的日子么?六师兄没说发作了会怎样?”我问道。
佩兰回道:“六少爷说此毒要不了命,只是发作后如同醉酒一般口吐真言,心底所有的想法都会说出来,中了此毒后话会特别多。”
我听着从后背升起一股寒气,手心直冒冷汗。
“好深的算计盛娅农。”韩恪皱眉道:“看样子对方是想让公主当众出丑,丢了清源王的面子,其目的还是破坏这次联姻。”
我点点头:“想来是萧钦的对手所为,如果我当众羞辱了萧钦或萧国,那么双方结盟的事基本不用提了。”说完,我和韩恪都沉默了下来
几位御医赶了过来,为我把了脉后围着那几盘菜研究去了徐辉祖。我神色恹恹的坐在榻上发呆,韩恪面色萧肃立在一旁,萧钦沉着脸走了进来,扫视了下现场,走到我身旁问:“你没事吧?”
我看着他摇摇头,起身施了一礼:“王爷来了。”
他轻轻握了握我的手,他的手指依然微凉,眼神寒的像数九寒冰,沉声道:“本王会给你个交待的。”
那帮御医鼓捣了大半日终于把这神奇的七日欢研究了个七七八八,除了不知道药名外,所述基本与六师兄一致,还说那小白猫是因为与人类体质不同和酒力不济昏了过去了。萧钦眼中神色更冷了几分,冷冷吩咐手下从厨子和安排的人等开始查起,并将我的膳食交给了锦纹几人。
一干人等都退了出去,萧钦坐下来盯着我看了半响说:“瘦了。是我照顾不周。”
我欠了欠身道:“只是有些水土不服,过些日子便好了。”
他轻轻一笑:“说说你是怎么发现饭菜有问题的?”
我抬眼看他,依然一袭黑袍,玉冠束发,给人高远威严之感,黑袍用银线滚边,恰又遮去了几分阴寒之气。我想天警,难怪帝王们要大张旗鼓的收罗天下美人,这生下的娃就是比别家的好看。
我无辜道:“那猫都昏死过去了,我自然就发现了。”
他眼睛微眯:“你也不用跟本王绕口舌,本王问什么你答便是。”
自以为是。我在心底哼了一句夺魂索 ,微微沉思了一下抬头道:“自我住进来第一天始,桌上的饭菜便都是萧菜,且是捡着最辣的与最淡的做上来。我寻思着,这一路行来,也没见的你们萧人只吃萧菜。那么这样做的用意不为乎两种,一是故意刁难与我,可是我刚到这里并没得罪之人;二是为我设了个圈套,等着我受不了抱怨饭菜不好吃的时候,顺理成章的换一批厨子进来。”
他喝了口茶,继续问道:“既然先前的厨子能天天做萧菜与你吃牛肚菌,肯定也是被他们收买之人,何不直接给你下毒,非要这样大费周折?”
我笑:“王爷会允许?还是我们西凌人看着没有一点戒备之心?怎么也会先去去我们的防备之心,况且,做萧菜事小,投毒事大,必的绝对可靠之人。”我起身给他添茶“王爷看了这么多日的戏,可否尽兴呢?”
他起身低下头看我:“你不笨,本王很高兴。至于背后之人和其中环节,本王还没查清楚。”
他抬起手用食指抚过我的脸:“接下来几天,你只管养好身子,柴鸥别的不用费心,本王可不想让人笑话娶了个面黄肌瘦的丑公主回来hdzone。”
我笑的灿烂:“必不会让王爷失望。”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离去。
锦纹端了饭菜进来,边伺候我吃饭边问:“公主既然知道王爷不会袖手旁观,怎么还要花这么多精力去做这些?”
我轻轻道:“他既然要借此事试探我,想让我明白我与他是连在一起的,我又如何能不配合一番,何况关系到我的性命,我怎能完全靠着旁人?如此一来,也算是表明了心意。”
连着下了两天的雨,终于见了太阳,听说郗宥安染了风寒,我让锦纹做了些清淡的饭菜给他送过去,他挑着吃了几口,嘱咐我万事小心些,彩色豆腐我看着他为了西凌也算是费尽心力,心下有些酸楚和怅然,又见他体力实在不支,便留了点墨照看服侍他。带着佩兰在苑子里转了一圈,也不过是池塘枯荷假山怪石,甚是无趣,便晃了回去。
用过午饭,我拿出一副首饰样式图交给繁缕:“你带上两个对京都熟悉的人出去,到最好的店铺将这个样式的首饰打一副,不拘多少钱,五日内完工即可,做工一定要精细,质地也要最好的。”然后又丢给她一份长长的清单“把这些也都替我买了,都挑上好的。”她领了差自去了。
(若需要看往期章节,请进入公众号,下方菜单——正在连载,直接进入。)
投稿邮箱:930057486@qq.com
投稿微信:qingci85
投稿QQ:930057486
微信公众号:一盏闲情(或微信扫下方二维码)
一个有情怀的原创文字天地

文字 | 情怀 | 漫语 | 知言 | 悦己
你若写,我在陪
 

上一篇: 心经 下一篇: 天堂花园韩剧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