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梦瑾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乌鸦二黑 喵呜大人和书生|番外1-阿撩
团城,老树,
一只松鼠窜到枝头,前爪死死抱着一颗松果,不远处,另外一只松鼠盯着松果,哈喇子涂了半个树枝,
老树被恶心得够呛,刚准备教育一番,两只松鼠齐刷刷的钻进了树洞,老树吐槽不成,开始闭目养神。
天空,一个影子停止了盘旋,“唰”的一声,略向远处…

圈子里很多人(物)都不喜欢二黑,因为它黑,且二。
黑,是天生的,毕竟白鸦没见过几只。
二,是真的二,让人吐槽无力那种。
案例说明:
时间:任务第一天
地点:团城
执行人:二黑(代号)
任务:监视
结果:失败
过程描述(执行人):
- “我就去喝了口水,就不见了,好奇怪呢?”
- “都怪那个瓶子,水就只剩下一个底儿,我就找了小石子扔进去,就喝到水了岛风号。我还真是很棒棒呢重生中考后,哈哈。“
大家都认为二黑这次死定了,
毕竟“老爷“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更何况二黑这样的傻子。
没想到,报告交上去第二天,
二黑被派了新任务。
”惩罚呢,就没有惩罚吗?“
众人一脸懵逼,感觉收到了职场歧视。
”听说,被拔去了翅膀上的一根羽毛…“
有知情者说。

我是一只乌鸦,是一个无情的杀手,
嗯,没有助手的那种杀手,
我的代号是二黑,
因为圈子里的家伙们觉得我很二,
那明明是呆萌好吗,呵呵,
至于黑,拜托,天下乌鸦都一般,这能怪我?
最近,总会不自觉的跑偏,
因为搞砸了监视的任务,
但好运的是,命还在,
我是极度瞧不起那些玩弄生命的家伙的,
就好像那只从城墙上跳下去的橘猫。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选择跳城,
甚至那一瞬间,想冲过去鄙视下它玩弄生命的可怜样子,
天晓得怎么会突然冒出个书生,
这不巧了吗这不是,
生气簪子怎么用,想一口气偷喝掉一瓶酸奶那种程度。
为什么不跟着他们?
请问,妖最怕什么样的人类,
对嘛,当然是捉妖师了,
那个女孩抓丸子用的发带上,
我一眼就看到了,
那个捉妖师联盟的标志,
我去找死东方巨响?呵呵。
回去也可能思路一条?
鸟生在世,不光要靠能力,
有时候,运气更重要,
何况,运气也可以制造的。
你以为那只懒猫真的是运气那么差?
——节选自《二黑,一个杀手的自白》

寺院,是修在深山里的,
人们往来不便,于是,香客稀少,
后来听说城里修了佛庙,金光闪闪,
便更加没有人辛苦去爬那深山。
山里住着的,是一个老和尚,
不知道多少岁,白胡子一大把。
深山荒野,鼠蚁蛇虫很多,
寺里却干干净净,
只在院墙的角落里,偶有蛛网,
老和尚也不动它,只是路过时,道一句“阿弥陀佛”。
“施主如何至此隐形侠?“
“就那么,走上来的啊。“
书生一脸懵逼,不知道是把右脚踩进去还是左脚退出来,
就这样愣在寺门口。
“喵呜。“
书生抱着的橘猫跳到地上,伸个懒腰,
老和尚一愣,然后缕着胡子哈哈大笑。
“山寺荒野,鼠蚁蛇虫甚多,施主当心。“
说完,大摇大摆的下山去了。
“这也太扯了吧!“
不知是因为老和尚的言行,
还是在门口站了太久。
书生感叹一句,直奔香积厨而去。
过不久,橘猫又回到院子,
抬头,一只黑乎乎,在天空盘旋…

”好饿,有吃的吗?”
二黑落在院角的墙上,一个趔趄,差点掉进院子里。
阿丝看一眼自己空空的蛛网,又看回二黑,两脚一摊。
厢房的门,轻掩着,
能听到轻微的鼾声,
院子角落,种着一株葫芦苗儿,
两片大叶子,绿油油的,
泥土中间,深深的印着一朵“梅花”。
“啊啊啊,好饿啊。”
二黑大叫两声,温翠苹突然想起这大晚上的,赶紧闭嘴。
”确定没有一个抓丸子头的女孩跟着?“
明明上次已经肯定的回答过的啊,阿丝不耐烦,分分钟想打二黑。
“你最近好像很暴躁啊。“
二黑刚要继续,看一眼阿丝脚里的一团,
两脚一蹬,滑到葫芦苗儿的旁边,
“就这个吧,好歹是个吃的啊。“
几口,吃进了肚子里。

入秋的时候,二黑来了,又一次,
“那个丸子头女孩没来哈?“
阿丝看看脚下的蛛网,想把二黑的嘴缠上。
“诶,上次我明明把葫芦苗儿吃掉了啊,怎么还结出两个葫芦来?“
阿丝看看眼前把头扭来扭曲的二黑,
感觉这代号千年魔界,还真没白瞎这只鸟。
“诶,你说…”
二黑话没说完,就被人生生从葫芦藤架拽了下去。
“哥,原来就是它把咱们二爷爷吃掉的。“
“嗯,老天有眼,大仇可报。“
“哥,我们怎么收拾这个坏东西。“
“不如,我们把它活埋了,看它能不能长出个鸟来。“
”哥,你想法太棒了,我这就挖坑。“
二黑看着眼前两个腰别葫芦的小孩,满脸黑线。
“它们是谁,二爷爷什么梗,活埋白银之歌,word天。”
刚要招呼阿丝帮忙,厢房传来咚的一声,
很快,又安静了下去。

橘猫出现的时候春天的童话,
二黑已经被埋了快半个时辰,
为什么没被闷死?
好歹也是只活了五百年的妖揸紧中指啊,
如果跟普通的鸟一样,不是很没面子。
一开始,我以为只是很巧合,
那只橘猫在磨爪子而已裴东来,
当二黑头和脖子完全被刨出之后,
橘猫停了下来,看着二黑,
好像在判断着什么,
二黑,也直勾勾的盯着橘猫,
但眼神变了只鸟似的,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二黑的背后冒出来,
给我吓得差点从蛛网上掉下去,
但说来也怪,那橘猫喵呜一声,张鑫磊
黑影,好像就不见了。
二黑被救时,葫芦的反应?
要说反应的话,就气急败坏呗,
抢着去抓橘猫,
可橘猫在它们肩部和头顶跳了几下,
小孩儿便盘膝坐倒在地上。
那一串动作,一点不磨叽,老帅了。
”为什么不去救二黑?“
对于你这么弱智的问题,我只能呵呵。
它如果真的想走,就凭那两个小葫芦?
——节选自《阿丝访谈录:我与二黑两三事》

山下,城里,
“去,把墨羽找来。“
话音刚落,一只信鸽从院子里飞了出去。
说话人起身,撸着怀里的白猫朝内堂走去,
太师椅下,纸片散落一地。
一个侍女将纸片捡起,匆匆回了下房,
“烟烟,夫人喊你,烟烟,啊…”
一只火红毛色的小狐狸从房间窜出,
把门口的红衣侍女吓倒在地。
案头,几张碎纸片拼凑在一起,
上面的字样写着:
墨羽,
刺客榜第二位,
代号二黑

之前的两篇,大家看完之后都说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更新了一篇番外,但因为故事的设定是有悬疑在里面,所以部分内容目前还是没有完全揭露,有兴趣的话,继续关注吧,我会尽快更新哦,咕得白~


文章相关:
喵呜大人和书生 | 第1话
喵呜大人和书生 | 第2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