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梦瑾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之 天下归元 作者系列-许一笔墨
公众号内回复“天下归元”获取度盘

嘿嘿,最近中了扶摇电视剧的毒,因此今天整理收集了天下归元的系列作品
作者介绍
天下归元,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潇湘金牌签约作家,生日2月10日,水瓶座,现居江苏镇江。
天下归元,当代中国古风文坛上最大气、最具畅销力的金牌作家之一。



作品介绍
文案
帝凰另外三版本文案

【抒情版文案】:
秦长歌:
前生里,一只锦囊,收却绝世红颜身后艳骨,开国名后,落得功臣无冢,深怨长埋。
天女谪降,几世轮回。
我本九重灵元身,何须执着凡尘恩怨?
然而历劫未满,恩怨未解…到头来,解铃终须系铃人。
再入红尘,一笑如风,翻覆爱恨种种。
彼生彼死,莫失莫忘,今生前世,魂兮归来。
风起云烟,逐鹿舆图,天下棋局,纵横手谈。
宫阙之巅,浅笑回眸贞观帝师,苍茫大地情桃六月花,谁主沉浮?
转侧,弹指流光如许,落足,底定江山绮丽。
待得乾坤事了,谁人共我长歌?
-----------------
萧玦
前生里与她结发,红罗帐里一笑嫣然。
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纱帘下人如玉,雪色清光耀亮双眼,她的呼吸拂在耳侧,轻浅而幽香,带着隐忍与节制的欢娱。帘幕里逶迤唇齿,无人知这一刻幸福来得如此缠绵,瓷枕上黑发交缠,但愿这一生永远撕脱不开。
未曾想,转瞬,恩爱风逝,换得火海中喋血的结局。
谁是谁的债,谁是谁的劫?
谁漫步过断桥后那一地月华,一身寂寞。
谁凭栏问:
年年雪里埋新酒。
却与何人谋一醉?
--------------
楚非欢:
西苑桃林花开如雪,你从落华缤纷中走来北海居。
醉了一地娇红。
风过,听得呢喃:
人生,不过一场是非之欢。
---------------
玉自熙:
浮生面具三千,宛转指尖。
帘影后,玉镜中,谁窥见妖魅容颜。
爱情是玉鼎香炉中袅娜轻烟。
生命里最初的熙光,一瞥间。
---------------
素玄:
月圆之夜,西山之巅,青衫纨素,扁舟一叶。
无拘束处是蓬莱。
此生里恩怨翻潮如涌,俱匆匆。
终为谁横剑一拭,裂长空。
换一回振衣而去,且共从容。
-------------
萧琛
采西山之云,掬北海之水,吸长天之霞,撷瀛洲之花。
且换得人生里美玉无暇。
只是终不能忘
宫阙千层,楼阁深处,谁拔剑长吟死忠的死士,剑落处飞雪轻盈。
谁携琴高崖,萧然抚曲,谁驻足聆听,引为知音?
而斯人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
【侦破版文案】:前世里一场血案,开国皇后死状凄惨,今生里挟怨而来,真相却如掩于重重迷雾中的楼阁,回旋反复,不见全貌,隔世重来,她的复仇之剑,到底应轻轻搁上谁的颈项?
是暴烈而为情迷失的当朝帝王?是沉静而生死相随的别国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异姓王?张亚群是清雅而绝顶聪慧的皇弟?还是潇洒而有所怀抱的武林骄子?
谁是她的敌?谁是她的友?谁葬她于残忍杀着,谁挽她于绝巅长风?谁最终凛然而观,见她傲然冷笑,轻轻于九霄云天之外拨动手指,摆布翻覆这深宫迷怨,天下棋局?
--------------------------------
【恶搞版文案】:本文讲述了一LOLI身御姐心的BH恶女以复仇为名行摧草之实,尽情荼毒众家美男,经过N次的调戏与反调戏,蹂躏与反蹂躏的斑斑血泪历程,最终完胜的故事。
 
[穿越重生] 《女帝本色》作者:天下归元【完结】、

潇湘2015.09.20完结
已有7266017人读过此书,已有67000人收藏了此书
内容介绍
东方有泽,名大荒。
传言里土耳其狂欢,愚昧、贫穷、落后、蛮荒。
——扯蛋。
大荒女王,冷如霜。
由国师扶立,和国师金童玉 女,恩爱情深,一对绝色,鸾俦无双通天峰入口。
——扯蛋。
女王暴毙,国师哀恸,依天命指示,跋涉千里,终寻回转世爱人,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
——扯蛋!
我是真相和杯具的分割线
她说:“人艰不拆!老娘一点也不想做这个女王!转世,转你妹的世啊,老娘上辈子是研究僧!天定风华研究所,听过没?”
他说:“我定下那么苛刻的女王转世条件,你竟然合了。这是天意,天意让你砸碎命盘,落于我手,我怎么能违天而行?”
她说:“累觉不爱!莫装×,装X被雷劈清澜传!明明是前头那个女王和别人勾搭成奸,给你戴了绿帽子,你气不过把她给宰了,准备自己做皇帝。结果天上掉下个美貌景横波,占了位置。你看见我就想起她,各种郁闷!你现在很想宰我,很想!”
他说:“好好做你的女王罢,记住裙子不许那么短。”
她说:“明天再去裁掉三公分。”
他说:“明天你宫中美男统统送我宫中。”
她说:“…我擦你不就是恨我抢你位置了吗?我赔你,我赔你还不成么?”
他说:“嗯?”
她说:“嗯…小胤胤,别生气了,我把我自己赔给你,好不好?”
————————————————————
做我王夫好吗?
不要。
你领口怎么这么紧,我帮你解了好不好?
别动。
我身材咋样?是不是沟深峰紧一线天?
太宽。
我身上香不香?好不好闻?
狐臭。
……
这么久屌乐美,我们分过,合过,分分合合过,好过,掰过昂立多邦,好好坏坏过,现在我累了,何权谋我想你也累了。现在我问你最后一次,要不要我?要,就别再扣你的见鬼领子袖口腰带等等一切多余的东西,给我立刻!马上!速度!解开它们!……你又不理我!我就知道你还是不会理我!好吧,就这样吧……
好的。领子、袖口、腰带,从哪个先开始?
————————————————————
神们语录:
“你抛媚眼的时候,左眼上移半寸蔡念慈,右眼下移半寸,脸部肌理移动七块导致嘴角歪斜,我总是有点很担心你会瞬间中风。”
“尊敬的陛下,你领口散了,赶紧替微臣束起来好吗?”
“你送我的这瓶指甲油,我决定忍痛拿出来做给你的聘礼。”

《燕倾天下》(待出版,2012年4月):
那时节,天下倾,那时节,星霜变,那时节,血染金銮断红绡,那时节,锦瑟华年醉明月,转瞬间,燕过也,一帘深秋,悲歌未彻。
——
如果这一生,遇见你,是因为那年的春风忘记遮掩了彼此的气息,以致于在茫茫人海里,我不能不转身,对上你若有所悟的回眸。
那么让我记得你,从总角黄髫至白发耄耋,每一个昨日都比今日更为分明,如同就那端砚徽墨,宣纸湖笔,铺开紫檀案几锦绣长卷,每一落笔,都白纸黑字,淋漓鲜明。
这一生与你一起的日子,是欢歌,是清词,是杨柳碧波间抚琴一曲,一个音符一朵桃花。
而与你别后,草成的新赋,句句,悲凉在骨。
从此后,谁伴我,遥寄耿耿星河,年年钟鼓。
——
靖难之役,谁于其后运筹帷幄?乱世英杰,深颦浅笑痴心谁付?皇室恩怨杜蕾丝,孝义情仇谁能两全?爱恨难明,是耶非耶谁共明月?这浩荡长风,锦绣天下,江湖跌宕,宫闱妖火,一遭遭走过,最终,抵不过心爱之人,倾城一笑。
且看烽烟红尘里历史的面纱背后,大明无名公主,一生夭矫绝艳。

燕倾天下 作者:天下归元

文案:
那时节,天下倾,那时节,星霜变,那时节,血染金銮断红绡绝世传承,那时节,锦瑟华年醉明月,转瞬间,燕过也,一帘深秋,悲歌未彻。
-----------------------------------------------------
如果这一生,遇见你,是因为那年的春风忘记遮掩了彼此的气息,以致于在茫茫人海里,我不能不转身,对上你若有所悟的回眸。
那么让我记得你,从总角黄髫至白发耄耋,每一个昨日都比今日更为分明,如同就那端砚徽墨,宣纸湖笔,铺开紫檀案几锦绣长卷,每一落笔,都白纸黑字,淋漓鲜明。
这一生与你一起的日子,是欢歌,是清词,是杨柳碧波间抚琴一曲,一个音符一朵桃花。
而与你别后,草成的新赋,句句,悲凉在骨。
从此后,谁伴我,遥寄耿耿星河,年年钟鼓。
--------------------------------------------
靖难之役沙丘魔堡,谁于其后运筹帷幄?乱世英杰,深颦浅笑痴心谁付?皇室恩怨,孝义情仇谁能两全?爱恨难明,是耶非耶谁共明月?这浩荡长风,锦绣天下,江湖跌宕,宫闱妖火,一遭遭走过,最终,抵不过心爱之人,倾城一笑。
且看烽烟红尘里历史的面纱背后,大明无名公主,一生夭矫绝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