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梦瑾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之 谈话艺术的影响 上 玉笛声里话三国-玉笛声里论英雄
(封面图:暴躁的田丰)
日常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要和别人交流。但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利波特/哈姆雷特/林黛玉,每个人对不同事物都会有不同看法。而人往往是自我的动物,张绿水都更希望他人来接受自己的观点,即使自己的观点是错的。如果是两个身份不明的网友,这种事一般会发展成对骂。详情可以去微博上随便看一看。
但生活中还有一些人,他们就很少和别人因为说话而发生矛盾,反倒可以很容易让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即便观点是错的。代表人物就是传销的,卖保健品的,还有贾跃亭先生。为什么他们说的话,会有很多人信,为什么有些人一说话,别人就恨不得把他的嘴堵上?有些人却能说什么都让人信?这就是说话的艺术问题了。

当然,在现代,说错话最多挨顿打,但是在古代,问题就难说了。汉末三国时代,也同样有擅长和人交流的,还有一张嘴就挨打的。我们没有人希望自己是一说话就被人揍的那种,那么,看看古人的经历,对自己,也是一种经验的积累。
今天先说说那些不会说话的。代表人物,相信很多有所了解的人,心中都有了这么个人物的形象,是的,他就是汉末三国第一大喷子,祢衡。

(祢正平击鼓骂曹)
祢衡这个人据说很有才,而且非常不容易,他有几篇文章流传下来,写的是真的好。但是遗憾的是拜伦式英雄,他并没有好好展现自己的才华,就挂了。无他,实在是得罪的人太多了。
祢衡是孔融的朋友,也不知道孔融脑子有什么问题,交了这种损友和兴白花油。祢衡曾公然表示,在大汉朝的茫茫人海里,只有两个人被自己看在眼里:“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就两个看得过去勉强算朋友的,我大儿子孔融,小儿子杨修。我要是有朋友这样说话,一定得先打他一顿。孔融则不然,觉得他非常有才华,要推荐他做官。
然后他就开始了自己的骂人之旅,各路人物,一律不看在眼里。骂陈群、司马朗是卖猪肉的,骂荀彧可以去干白活(办丧事),赵融可以去当厨子。小说里几乎把曹操手下有名的骂了个遍。最后杰出的一件事,就是击鼓骂曹。曹操表示,这种垃圾杀了脏了我的手,把他丢给了刘表。刘表以礼相待,结果也被他骂了,于是把他赶去黄祖那里。他又骂黄祖,黄祖是个粗人,没忍住一刀把他宰了。后世评价基本就两个字:活该。

我不知道这个人受到过什么刺激,见人就骂这种人,在现在就是送往精神病院春秋张敬轩。不过网上这路人还真不少,觉得自己非常有才华,没去当国家领导人真是可惜,政府官员都瞎了眼……几乎可以看做现代版祢衡。不用说,这种人都是生活中的失败者,成功人士干不出这么脑残的事。很关键一点,这种人既没有识人之明,更没有自知之明,所以根本算不得人才。
祢衡觉得自己很有才,但事实证明,他就是个笑话溧阳论坛网。真正有才能的人不会让自己因为骂人被人杀了。我偶像鲁迅一辈子骂的人不比他少,可不光当时没出事,后人都敬他是大师。祢衡的眼光也很有问题,被他骂的,荀彧陈群这些,都是济世栋梁之才,位置三公之人;而他推崇的孔融杨修这两个货呢,不好意思,都没做出什么成绩就被宰了,而且直接原因都是说错了话。

另一位因言获罪的人,就比祢衡的形象好多了,那就是袁绍手下的著名谋士田丰皮口吧。但一般历代给三国的谋士排名,田丰都算不上第一梯队,为什么呢?同样道理,好的谋士不会混到让自己的主子把自己杀了。田丰是一个有一定自知之明,也有一定的识人之明的人,但他的问题在于,两方面都不够。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有地位的人西部的天空,所以耿直地指出袁绍的问题。他也知道袁绍小心眼,从他能判断自己会死就知道,他对袁绍的性格有了解,但明显还不够……
不过田丰至少给后人留下了一个骨鲠忠臣的形象,也算不亏暗龙特工。但自己身死,主公被团灭,总不是什么好事情。如果田丰能更好的改变自己的说话方式,能更好地给自己和袁绍定位晟豪驾校,结果可能会有不同米店吉他谱。你看在各种方面都被描写成小人的郭图虹色萤火虫,就很被袁绍信任。其实郭图也不是纯粹的小人,他只是能力不如沮授田丰,最后没能帮袁绍力挽狂澜。但这个人,就很懂得说话艺术。

(看他说话多像模像样)
现在也如此,我们劝一个人,如果说的很直接,很干脆,哪怕是为他好,也很难被接受。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很多家长哭天喊地,怪孩子不听话,“我都是为了他好啊”。袁绍都是四州之主了,尚且不愿意听田丰的逆耳忠言,凭什么觉得小小的孩子就会听自己无逻辑的说教呢。但很多人作为家长,觉得我是孩子的长辈,我没有必要去跟孩子说话,还讲究什么艺术,最后往往结果会和田丰一样开平天气,双双受伤。
三国时还有一个说话这么直接而难听的人,但这个人就没有出事。是谁呢?就是在三国演义里,被描写成投降派的,东吴张昭。

(游戏里的形象都能看出来,老爷子脾气暴躁)
后世多诟病张昭要投降,这事其实见仁见智。因为什么呢,孙策去世的时候,说过这么几句话。大致意思是,假如孙权不行,那先生你就取而代之。如果江东咋整都不行了,实在没办法,就看情况归顺朝廷得了。所以曹操大军压境的时候,张昭有投降的想法不足为奇。毕竟五万人大败二十万,这种奇迹,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是不会有人信的。
张昭地位极高,当初孙策奉他为上宾。祢衡在刘表那里时,也觉得张昭勉强算个人物。到了孙权时期,内事不决问张昭,基本就是“亚父”级别的存在了。老头很有能力,办成不少事。但有的时候,也会出问题嫡女福星,这时候,孙权就只视而不见就完了。
所以张昭是三国时少有的,说话不好听又没出事的人,批评孙权次数多到史书记不过来。虽然孙权也和他闹矛盾,拔刀想砍他,把他家大门砌死不让他出来,在他家放火逼他出来……但最后的结果往往是,说着说着二人抱头痛哭,或者在他门前恭恭敬敬请他出来,二人互相和解。

所以有些人可以说话直,只要没人能动得了我,想说什么说什么就完了。代表就是很多公司的老板,心情好了给你画个饼,勾画一下未来美好前景,让你加班工作富坚勇树。心情不好,你就是得给老子来加班,敢不来?
但毕竟生活中,能混到张昭这种地位的,少之又少,田丰那类的多一些欧雅若,祢衡那个地位的最多。那么这时候,就该讲究一下说话的艺术了狐狸阶梯。虽然这不是古代,不至于因为说话难听就被一刀砍了,但挨顿揍也是很惨的。甚至被人讨厌,被上级修理,这都是很有可能的。就像很多时候打架真的就可能是一句“你瞅啥”“瞅你咋的”。
那么怎么样才算艺术完美的操作呢?是不是一定要在对方问“你瞅啥”的时候,回答“我瞅你长得像我爸爸”才能幸免于难呢?我们下期为各位继续讲述,那些知人,而善于让人听服的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