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梦瑾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义仆忠魂第三幕-微荌

第三幕
拒签废君表,血染祝寿堂
话说这曹福与曹老爷一番耳语之后,曹福愈发老泪纵横,哀求道:“老爷,曹福愿与老爷同赴大义。”曹进龙回道:“曹福,望你以大局为重, 待拿得魏党铁证,保小姐大同搬兵。”曹福含悲而泣,无奈点头应允关中义事。
说话间,魏党一行已至大厅,只见阉人魏忠贤头戴凤翅紫金冠,身披锁子黄金甲,竟是一般贵族装束,却再看一旁,一个卑躬屈膝小奴才阿谀奉承之态毕现,真个狗仗人势,另有卫士数百余排在曹府外围,将曹府围得水泄不通。眼见得阉人身着逾制冠带、气焰嚣张,曹进龙不免怒火中烧,然未待天官发作,魏忠贤身旁之狗腿子名唤李彪率先发了话。
“曹老儿,今日魏大人大摆筵席,尔如何轻慢,竟是不赴魏府?”
曹进龙真是强压腹内火,装作平常人,开口言道:“今日老家院摆下宴席水苦荬,为下官庆寿,奈何无计脱身,无有赴宴,还望魏大人海涵。”
那狗腿子见曹天官不接招,说道,“也罢,看尔年老体衰,饶尔不死,只是有一事,你曹老儿可要替为大人办得。”言毕,怀中取出《废君劝进表》。
天官一看,眉头一锁达嘉维康,霎时沁出汗来,曹夫人一旁看的真切,慌忙中对天官言:“老爷,你连日劳累,身子虚了罢,天藤湘子魏大人过府,你当撑马振川住,万莫失态。”天官听夫人一语宝康市,这才定了神,轻拭额头汗滴,从容道:“多谢夫人提点,老夫知道了。”
这时李彪上前,“曹老儿,速速与我签《废君劝进表》!如若不然,尔全家性命难保!”
曹天官闻言,轻笑两声,言道:“魏大人要登大统,普天同庆,曹某这就签署,劳烦管家取‘废君表’一观篇篇情,笔墨停当,某自当签。”
李彪听了贼眼一舒,笑声已跳上了屋脊,“都道你吏部曹老儿刀枪不入,却也贪生怕死,来来,废君表呈上。”说着把废君表递上骄阳似我下册。
此时,魏忠贤开口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曹大人不愧为当世名臣,今后必大有可为,老夫登基后,定令曹大人位列三公。”
只见这曹天官接过劝进废君表,交予老家院,向其暗使眼色,曹福便手捧废君表言道:“啊秦文廉,老爷,待小的为你准备笔墨,你与魏大人前厅叙话,笔墨齐备小人再唤老爷签字。”
“无需如此繁琐,空出署名即可!”李彪急道,魏忠贤却言,“哎神箓,天官行事,向来谨慎只凝视着你,由他去罢,老夫正好与曹大人祝寿一番。”
曹进龙亦言要慎重看待魏大人登基之事云云,酒未过三盏,有下人至前厅对曹金龙耳语一番,曹进龙听罢,酒杯掷地,破口大骂:“魏贼,想我堂堂大明,岂容你阉人猖狂,老夫今日在此盟誓,但有曹家一脉在世,便叫尔不得安宁!说什么废君劝进利云卡盟,狼子野心,白日做梦!老夫绝不签此大逆之书甘草奏!”
魏忠贤满面惊愕何心如,大叫:哎呀,不好!中了这曹老儿之计!
天官拂袖而言:“哼梁冬哥!阉狗!此时醒悟怕晚矣!”
魏忠贤闻此言更恨不得把银牙咬碎,捶胸顿足,大吼:“李彪,将曹府团团围了,许进不许出,与我杀刺青女杀手,杀神圣铸剑师,杀,一个不留!”
天官正色道:“阉狗,庄子名言黄泉路上,老夫等你摔迷之家!”说罢与夫人双双自刎。转眼间血染寿堂天才纨绔,魏忠贤看得真切,淫威之下曹府一片血光。这才是:
天不佑石悦安鑫,纵使奸臣害忠良;
刹那间ar卡,便将寿堂变灵堂。

01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