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梦瑾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乌拉街杨屯白小米的代言人、农民诗人常恕清原创作品二首-大河发表

回家的路
文/常恕清
车窗外是不断 晃过的匆忙的树影,靠在车椅上望着那一片因大气污染而灰朦的天空,倍感苍凉。
那些树,叶子全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灰色的树干,立在道路两旁与路边绿色的栅栏显得那么格格不入。那般萧条,那般萧瑟。
这一路上,也许注定我只是一个无声的乘客,只能用心来记录眼前的萧瑟和心中的苍凉,可能这是一种另类的人生境界吧,——我很喜欢这种被围困而放弃挣扎等待死亡的冷静。
车仍然在匀速前进着,我却想起了一些往事还有对自己未来的一些我认为的美好蓝图。有的很实际,因为我曾经历过,有的很渺茫,因为那只是自己的梦想。
天空依旧那么灰,往事和现实是那么的矛盾,过去规划的未来怎么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现在的过去也没料到它会是这样。其实,这几句话就很矛盾,只是我真的理不清它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烦好乱。
眼前似乎慢慢拉近的村庄里,有一个小土屋。很矮很破旧,似乎马上就要倒塌,李元玲很担心它能不能捱过下一个恶劣的风雨天。它静静的蹲在那里,比樱桃树高不了多少,我不知道它本来就那样还是·····好矮,好小,好老贾世骏,好破,好孤独,我的人生就是从这村庄的小土屋中,一步步地走向风雨,经历风雨,最终被风雨摧残。也许这就是宿命!
终于蓝小依,我被这冬天残存的一点点美景和久违的霸气所感动,打开车窗:哇,好冷超时空世纪!可是,我嗅到了清风的味道,真的,没有一点污染的超自然的风的味道。
我开始一路的追逐涟水人才网,一路的孤独的寒冷,一路的把悲伤留给自己,一路的无助的思念。漫漫的归家路,总是只有我一个人慢慢地爬,慢慢的走走停停,慢慢地回想着过去,设想着自己未来的苍凉。我总是在想,我的幸运和不幸到底是什么,又有什么区别邓先宇,哪怕一个人的时候那么长,我还是没想明白周玄毅前妻,弄不懂它们的关系,更弄不懂自己。
我怕回家的那份不真实的开心,我怕回家后一个人孤独的苍凉。我真的怕了。
但心里还是有个声音在召唤我,回家,回家,回家,家-~

寂寥的村庄
文/常恕清
人到中年,前瞻的想法减少,而顾后的思念明显增多;人生的步子慢了,但对已逝往事的回忆明显多了;年龄越长怀念越浓,让人难以排遣、思绪绵绵,想起儿时生活的点滴:
我出生于全国困难时期,家家住的是破土房,人人穿的是破衣裳。我们居住的村庄不算大,有二百来户人家,两条坑坑洼洼的小街十字排开将全村分为南北两半东西两边,在村南端有一条小路,通向大海猛河边。(原来是松花江的支流)那里可是我儿时不可缺少的地方。那时我和小伙伴们每天都要去哪里玩英杰传说,抓鱼,摘菱角,摘鸡头米何志成。好像在那里永远都有玩不完的。村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吃饭的时候都喜欢端着饭碗跑出来聚在一起,谁家的门口或一棵大树下,边说边吃,家长里短,说说笑笑,即甜蜜又热闹,充满了乡村质朴的欢喜。尤其过年的时候,有的人家杀猪,都会把村里的老人孩子全都请去吃肉。香气接着香气,满村子的飘散。办事情更能体现出邻里之间的亲情和友善,一家有事都来帮忙,院子里摆开露天的酒席,热热闹闹。岁月悠悠,儿时的欢歌笑语布鲁娜,洒满了陋巷村语头,都会惊醒月宫的嫦娥。夜色下月亮都不觉得清冷寂寞。至今还会在梦中浮现,带来一丝快慰。
旧貌依稀眼前,旧日的村落虽然破旧不堪,但是很亲切、很自然、很美丽。记得春风习习广西扫黄,炊烟袅袅,鸡鸣狗叫声不绝于耳,一派鲜活的乡间生活气息如在眼前蓝湾咖啡。那时,虽然家家都很穷,但是处处弥漫着青草的气息,天空中悬挂着清朗的圆月,嘹亮的鸡啼唤醒忙碌的每一天。丰盈盈的庄稼、绿油油的蔬菜,五彩缤纷的果花、菜花、遍野的野花吸引着肥胖的蝴蝶、蜜蜂,就连萋萋芳草都是那样的鲜嫩欲滴;溪水涓涓绕村而过,无数的鲫鱼、蝌蚪欢跃于宁静的水波;树杈、枝头自由歌唱的小鸟,夜间田野此起彼伏的蛙鸣上官无极,冬去春来及时安家的燕子,大大咧咧刨食草虫的鸡鸭,家家户户满圈的猪,都在正午的阳光下嗮着太阳。村中央有一排南北向低矮的茅草房,就是生产队的集体财产牲口的住房,主要有胡维勤牛、驴和骡子,由饲养员日夜守候喂养,紧接着往北是队里的办公室、文化室之类的一排砖瓦大房。房后是大片光亮的平地,这是当时收获季节作为打粮晒粮的场地,村中小巷、高岗和路旁散散落落是一些即将倒塌土草房,还有几个大房错落其间谢祥军。
时间飞逝,现在村庄越来越大,一排排砖木结构大瓦房井然有序,鸡鸣狗叫声却没了雷连鸣,记忆中许多河流不知不觉就干涸消失了,村庄安详又暮气沉沉。
粗茶淡饭的岁月,没能冲淡人内心的宁静。满眼的绿荫,他们的纯朴、慷慨和友善渗透于我的血脉,他们对生活的企盼、对命运的抗争、对土地的热爱,赋予我太多的灵感,使我的血液里永远流着泥土的气息,丝丝萦绕的情寄生幼虫,是我永远无法挣脱的。
家乡是在发展中变化了伊藤猛鬼,但令人担忧的是大家是富裕了幸孕灰姑娘,丢失了很多的东西,美好 的环境,纯朴的生活,遗失了院落的热情,这些都没了,陷入急功近利和迷惘的生活状态崔国潮。
唉!为何会有些许感伤?在这样的时刻,我愈发怀念过去清新的绿色。思绪万千,久久地停留在思念中!人世沧桑,往事如梦,人已黄昏啊!
金色秋风闻谷香,曾经禁地种皇粮,眼里丰收又一场,刀镰未动雀先忙。吉林市种粮大户不少,可颇具文艺范的不多,常恕清算其中一个。这个在乌拉街镇杨屯村种小米的普通农民,总会时不时“酸”上几句,可字里行间散发出的泥草清香和淳朴情怀,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得到。
作者经营可视农业穷八家铃铛小米吉林市龙潭区恕清种植专业合作社手机:15944231969地址: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杨屯村(穷八家)


上一篇: 天堂花伞 下一篇: 天才钓鱼郎日语版